湿冷

你手一挥
桌上的笔就滚落到了地上
你盯着在地上游移的笔
思考要不要捡起来
你不想捡
就这样盯着看了三秒
你弯下了腰
手向地面靠近
捡起了笔
你知道
你要用它写字
它不能真的一直待在那
离你不远不近的地面

只是突然的一篇感慨

认认真真的做完了一套试卷
全是笔记
了解我的人知道我不是那种会放过答案的人

因为在听他的女儿情啊
单曲循环了几个小时
满脑子都是爱恋伊
――
知道他错了
知道他做的不对
知道他人品有问题
知道他实在有点过分
怎么会不知道呢
怎么可能不清楚呢
只是
只是总会有那么几个人
哪怕犯过再多错
你都还是会忍不住的喜欢忍不住的原谅
那天看着他一条条删博
一条条的记录就这样消失
先是与丸子无关的
到后来除了那两条道歉无一幸免
删头像删关注删微博
怎么办好呢
取关就是按不下去啊
那样一个空号留着做什么呢
不知道啊
为什么要留着
为什么呢
是因为
是因为说了“愿今生常相随”吗
所以才不愿意取关啊
明明
明明说了“愿今生常相随”啊
为什么呢
都说丸子们是蒙蔽了双眼的脑残粉
其实
其实哪有呢
他的哪一件事丸子们都看得一清二楚
他这一路哪一步不是丸子们陪在身边
只不过
只不过不忍心罢了
――
不想等他回来
因为他(的歌)一直都在

一个很短的书评

又完完整整地看了遍逍遥的人间酒醒梦回时
看过那么多文
剧情记串了也是常有的事
唯有那么几篇一提起就是一段故事一个人生
从头至尾都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是其一
――
不好用什么词来诠释夏清源
只得一句“清源心中 只有私情 没有天下”
约莫是个痴爱的人吧
可他又聪慧至极
硬生生断了自己赶往“桃源”的去路
硬生生亲手一箭封喉了所爱之人
硬生生没给赵凤玉留一丝念想
――
那十七终究是赢了登上帝位的人一筹
不枉他一番深情一心赴死
“十七知道,这一仗败了,即便他不死,也再无法担起众人所望。而他若不死,清源的身体是经不住年复一年的勾心斗角的,他怎么忍心不死?”
他怎么忍心不死
――
高处不胜寒的一国之君
在文史上被记载为积劳成疾猝死于案桌之上
这人是个渣
但我就是很喜欢
可能是因为他懦弱胆怯得真实
多像现实生活中被磨掉孤勇的普通人
燕子经年梦 梧桐昨暮非
――
至于紫薇郎和武相
一个爱了对方十八年却用十七年告诉对方要习惯没有自己
一个爱了一辈子却一直演着风流成性
所幸
所幸两人如今在同一个地方
一生爱一人 尽弃逍遥身
――
于是这一群人能死的都死了
只剩下史平和离瑶厮守一生
只剩下史言晒了一辈子青箬笠 绿蓑衣
没有斜风细雨
却依旧无归
――
至此
天下终于太平
可城外却再迎不来归人

【短】不会结果的树

高能预警!!!

没有文笔!!!

没有逻辑!!!

炒鸡辣鸡!!!

大概算虐文

   当他还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时,受尽兄弟的欺凌,只有青桑帮他挡下一切,青桑在15岁时便嫁给了他,不顾家人反对,一路帮他出谋划策,用丞相府的势力解决了很多棘手的问题,他如愿以偿得了皇位。

   册封皇后之时,他20,她18。

   令人意外的是仪式一切从简,宫里流言纷纷,只有她笑笑对着那个满脸不解的小奴说道:“国才刚定,不可有大肆花销。”

   小奴心里为青桑抱不平,但终究没有再说,便下去了。

   小奴出宫掩门之时,似听得娘娘低喃:“他该是恨透我了吧,可我又何尝不恨自己。”

   两年前,她将他心爱之人赶赴边关和亲,从那之后,他便恨足了她,可若非如此,他又怎能安然无恙活到现在,那女子身上的“三年白头”之毒已让她两年来痛不欲生,她如今也只是庆幸他还活着好好的。

   可他永远不懂她。

   她垂头望着铜镜中的自己——白发已生。

   离3年之期仅余2月,究竟真相是什么已经不重要,让他就这么恨着也好。

   一月之后的宫宴,她终究还是去了殿上。

   一曲舞毕。

   她看着他,他似乎看到年少时那个决绝的说要嫁给他的少女,恍然之间已经陪伴了他这么久,无论他在哪里,她都一定不会远离他3尺之外。

   那一袭血红的舞衣衬得她头发越发白,那白色刺得他眼睛生疼。

   她何时竟生了华发?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皇后,你身为一国主母,怎可跳舞姬之舞。”这舞真的很好看,可你只能跳给我一个人看。

   她含笑饮酒:“是。”以后我再也不会跳了,也没机会再跳了。

   只可惜一杯凉酒穿肚而过,既不温喉,也不暖心。

   宫宴结束,青桑避开所有人,独自一人回了栖梧宫。

   ……

   早晨小奴推门而入,一脸的欢喜尽数敛去,两眼水汪汪的掉下泪来。

   只见一身素净白裳的皇后娘娘双目低垂,倚靠在床榻旁,嘴唇惨白不见一丝血气,似还带着昨夜月光的清冷。

   他听到这件事,满脸的不可思议,一路跌跌撞撞来到栖梧宫。

   不,她怎么会死呢?

   他的怜儿还没回来她怎么可以死!

   她身为他的皇后不经过他的同意怎么能死?

   他不同意!

   怒气冲冲推开房门,那天子竟不知何时落下泪来。

   我不说你了……你回来好不好青桑。

   我不要怜儿了青桑,只要你回来。

   青桑只要你回来,我只对你一个人好,真的,我发誓。

   青桑,你不要丢下我。

   ……

   可他毕竟是帝王之躯。

   他向身后摇手道:“……厚葬。”
      

  多年之后,一男孩问一倚在树下的老头。

  “老爷爷,这是什么树啊?”“青树。只是它长不出果子啦。”
      

    一棵长不出青桑的青树,一个等不到青桑的他。

   (那个时候的她啊,最喜欢那些素净的衣裳了。)

    “去苏州”
    “啊?恩。”
    偶然听闻要去苏州 脑海里蹦出的第一件事不是苏州园林有多鬼斧神工 而是苏州菜味偏甜来着 我不喜欢
    一阵的无所适从
    印象里有个人说要跟我一起去苏州园林 至于这个人是谁我忘的是一干二净 勉强还记得这么件事罢了 约莫是个唱歌很好听的人吧 故事开始于平淡 结束在不知名的时刻
    现如今 我要赶赴于这个盛名之地
    一路上 可算是把风景饱收眼底 从男尊女卑 五福捧寿 青云石 美人榻 九头狮到真趣亭之由来 免不了要惊叹一番
    最终还是要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